全国服务热线:400-663-8996
热点链接 CN | EN

媒体关注

我帮老人爬楼梯--《青年报》整版报道展大爬楼机服务!

浏览量:162  发布时间:2023-10-23

近日,《青年报》以《我帮老人爬楼梯》为题,整版从用户-操作员-公司多角度多方面出发深入报道了展大爬楼机服务,以下是报道全文:

青年报:我帮老人爬楼梯

从业三四年,80后操作员吴家佳每天的工作就是帮助“悬空老人”爬楼。机械腿牢牢地卡住楼梯,带着老人一级一级上楼,安全送达家中。

每一天,他都在各个小区的楼栋间穿梭。“感觉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。”吴家佳说。对于那些腿脚不便的老人而言,爬楼机成了他们通往外部世界的一座“桥”。因为,不可想象,没有爬楼机的生活,岁月将是如何漫长又灰暗。

青年报首席记者 范彦萍


悬空老人

爬楼机是通向外界的“桥”

72岁的崔老伯是个“大块头”,三年半前突发中风,为了将190斤的老人抬下楼,救护车上的3位工作人员全都出动了,最后家属也不得不加入“担架队”,手忙脚乱地将老人送上救护车。

中风后崔老伯半身瘫痪,他本以为此生再与下楼无缘。

住院期间,家人意外了解到徐汇有爬楼机上下楼服务,年满60周岁的老人每次使用费是2元,便试着联系了这项业务。从此,崔老伯每周都有三天时间可以下楼遛弯、就医。

工作日上午9点半,吴家佳骑着载有爬楼机的助动车准时来到东安一村,在楼栋门口,崔老伯的邻居见到他会格外热情地打招呼:“小伙子又来啦。”

崔老伯的邻居老张家在一楼,用不着爬楼机,但老张说,自己94岁的丈母娘不住徐汇区,她们那里还没有爬楼机服务,每次下楼需要花钱找人抬,特别费劲。“年纪大了,摔伤、生病的几率多,希望这项服务能多多普及。”

几分钟的工夫,爬楼机就轻松爬上了楼,接到了住在四楼的崔老伯。此时阳光灿烂,崔老伯的心情也格外地好,“真的多亏了爬楼机,也谢谢小吴每次来接我。否则我就晒不了太阳,没办法去做推拿了。”

崔老伯的太太马阿姨患有脊髓空洞症已有多年,病情严重的时候,她也会求助爬楼机。这台冷冰冰的机器却成了老夫妻俩无助时最大的助手。

约定时间快到了,骑上助动车,吴家佳一刻也不敢耽误,火速赶到一公里外的第二户人家。此时,家住东安三村的程秀清奶奶正在家中等待小吴的到来。

“小吴,你终于来了!”在卧室刷手机的程奶奶抬眼看了一眼吴家佳,热情地打起了招呼。已经90岁的程奶奶染着棕红色头发,打扮时髦,性格开朗。程奶奶是一名文艺爱好者,即便迈入“银发族”之列,仍热衷各种文体活动。

小吴第一次见到程奶奶时,她远没有如今的阳光开朗。四年前老人不幸罹患乳腺癌,一年后中风后不能行走。“程奶奶相当于是我的首批客户,起初看到她的时候觉得老人压力重重,心情很压抑,经常会和家人发脾气。现在的她比刚开始的状态好太多了。一方面,后续的康复治疗,让她的病情有所好转。一开始瘫坐在那里,现在还能站起来。另一方面有了爬楼机后能出门了,心情也随之开朗起来。”

看到记者拍摄,程奶奶激动地从轮椅上站起来,“如果在旧社会我就完蛋了。我‘跷脚’后也不能走路了。这个小囡非常好,有时候为了等我晚饭也不吃,我心里很感动的。我现在一周出门三次,到龙华医院做康复,到外面晒太阳。以前很爱抱怨,现在方便很多,很开心。”

说着说着程奶奶的眼眶竟有些湿润。

程奶奶的女婿张叔叔透露说,当时丈母娘发病后,只能靠两个女婿搀扶她,将她背下去,背的过程很危险。后来通过街道才知道有这项服务,真的是解了燃眉之急。


操作员

每天工作连轴转,但却非常有意义

在东安三村里有个名为“上海市徐汇区爬楼机服务”的枫林街道驿站,里面有各种工具,有关于爬楼机的介绍,还有给爬楼机操作员小憩的地方。

自从转行成为操作员,37岁的沈靖就进入了连轴转模式。“工作虽苦,但却很有意义,能切实帮到老人们。”再就业求职时,沈靖无意中在街道工作网上看到招募爬楼机操作员的消息,就报了名。

2021年9月份,在接受了两周的培训后,他正式成为一名操作员。同样的动作做了无数遍,但真的上手将第一名老人挪到爬楼机上,内心还是有些忐忑。

从业2年来,他也曾碰到过不太“好说话”的老人,比如有的老人在约定的时间前到家了,希望操作员能马上赶到协助上楼。但对于一名平均一天有20个单子的操作员来说,所有的时间都被排满了,只能尽可能满足一些老人特殊的时间需求。

时间协调难的问题,吴家佳也碰到过。但下楼不便的切身体会,于吴家佳而言更多是感同身受。他的父亲在世时常年要做血透,母亲膝盖也不好,后来不得不将房子置换到一楼。“当年是一个朋友推荐我做这份工作的,我觉得蛮有意义的。以前上班挺无聊的,做的是后台工作,现在每天能接触不同的人,很充实。”

吴家佳服务的客户中有百岁老人,节假日要出门和家人团聚,公司会特别标注这样的特殊老人。在服务时,他会推得特别慢,小心翼翼地保护“老寿星”。

原本他晚上七点就可以下班,但有好几次,他等到晚上八九点。原来,有的老人因外出就医不会使用打车软件打不到车,错过了约定的时间。虽然严重超出了服务时间,吴家佳也会选择了耐心等待。

“强烈呼吁更多人加入我们,操作员人数实在是太少了。订单又是供不应求。”吴家佳表示,每当单子爆满的时候,自己就感觉有点力不从心。“几乎是天天爆满。老人们的需求各种各样,有的去吃饭、有的去就医,不少看病的老人要求七点半出发,但我们同一个时间点只能接一两位老人。难以想象其他病人是怎么下楼的。”


困境和出路

操作员难招,探索志愿者和兼职模式

记者联系到了提供爬楼机服务的开运竞技体育(中国)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纪钟琦。2011年,纪钟琦和先生从德国回国后,看到爬楼机市场在上海还是空白。当年,听闻加装电梯的推进较为困难。就开始了这一领域的创业。后来爬楼机产品进入政府采购目录。这十多年来,帮助了全市近70万人次上下楼。

纪钟琦介绍说,目前公司和8个区有服务协议,有些合作的区每次的服务费用是2元公益价,有的是以服务券的形式,有的则免费。其余的区也可以提供服务,根据需求、时长、距离等收费。“我们是通过全市统筹安排服务的。老人及家属需要通过热线电话预约。通常情况下,我们都会竭尽全力满足客户的服务需求。”

创业多年,纪钟琦透露说,物色合适的操作员人选的确是难题。“我们曾参加过街道组织的招聘会,但收到的简历寥寥,经过培训后能留下来的更少了。”

她表示,正在探索招募志愿者和兼职人员的模式。“这些志愿者和兼职人员可能是刚退休不久的活力老人,也许是失业在家的年轻人。”

这种爬楼机安全吗?能进一步迭代吗?纪钟琦表示,设备的安全性是第一位的。目前使用的设备已经是非常好了,接受了考验,性能很好,也十分耐用。“我们要求每天巡检设备,组长要督导抽查。”



内容来源: 开运竞技体育(中国)有限公司|爬楼轮椅|无障碍上下楼|开运竞技体育(中国)有限公司—开运竞技体育(中国)有限公司

本文网址:/MediaReport/253.html